柔道重赛结果仍受质疑 观众:这样搞是不行的

孙福明似乎已经在重赛的五分钟里竭尽全力,但是,当“假打”这个词和前奥运冠军联系起来的时候,她再努力也不过是徒劳。赛后,孙福明说:“我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但是我的年龄、体力和伤病让我没有办法。”而闫思睿说:“我很高兴,我终于证明了自己是有实力拿这个金牌的。”而孙福明的教练刘永福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说:“我已经跟她们说了要真打,那她们肯定要真打了。”三个人的说法似乎能证明在风口浪尖上,再也没有人敢顶风作案了。

可惜,当记者讯问到场的观众对这场比赛真实性的看法时,大部分却表示怀疑。62岁的陈老先生家住在龙江体育馆附近,孙、闫两人的第一次比赛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后来看到录像,那丑陋的一幕让他很愤慨:“这样搞还比什么赛!人家外国的哪有这样的。”当然对于孙福明,他还是抱着一定的同情态度:“那怎么办?教练叫你让难道不让吗?”比赛过程中,陈老先生忍不住叫了两声:“孙福明加油”,他后来解释:“没办法,看着看着也觉得她挺可怜的,年纪也大了,又是奥运冠军,却出了这种事情,不知道她以后会怎么样呢!”但是,对于比赛结果,他说:“你说该怎么办?难道让孙福明赢吗?那解放军的选手不干了啊,金牌本来就是我的啊!”

比赛结束后,意犹未尽的观众仍然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发表自己对这场比赛和这次事件的看法。一个观众说:“为什么不直接取消他们的金牌呢?只对一个教练通报批评,然后两个人还是拿金牌和银牌,那怎么能起惩罚的作用呢?这跟没有处罚不是一样吗?”

在回宾馆的路上,甚至连那位平时从来不关心体育比赛的出租车司机都知道十运会出了大事,当然孙福明,闫思睿,刘永福这些人的名字他不知道:“不是柔道比赛出了问题吗?这样做影响太坏了,这不是等于我们出租车司机故意走远路骗客人的钱一样吗?怎么处理的?什么?重赛?哎哟,这不等于叫那个被骗的乘客重新坐一次那个坏司机的车,然后还要交车费嘛。”最后他摇摇头:“这样搞,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