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防身两手抓拳击馆学员一半都是女性!白瘦幼不吃香了?

拳击爱好者娜娜戴上护头,咬紧护齿,开始了一场3个回合的实战训练。2分钟一个回合里,她的精神要保持高度紧张,每一拳都用尽全力砸在对手身上,“躲不过就得挨打”。

训练结束后,她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教练帮她摘下护具,她的马尾辫有些凌乱,被汗水打湿的头发一绺绺贴在额头上。

对抗、暴力、征服……在过去,拳击、柔术、格斗等运动被打上男性的标签。但如今,越来越多女性开始走进专业拳馆。

女性被骚扰、被性侵、被殴打的恶性事件频发,拒绝“白幼瘦”的唯一审美、追求力量美成为女性新的呼声。

好玩、帅气、能宣泄情绪,还带有防身作用,这些都让格斗运动开始受到女性青睐。但在现实世界里,这类带有防身色彩的运动真能成为保命符吗?

2017年,娜娜第一次接触拳击。起初她是冲着减肥来的,她上了一节拳击体验课。“教练说我骨骼清奇,骨密度大,很适合练拳击。”

那段时间,娜娜一直在准备艺考,压力很大。打一场拳,拳头扎实地砸在沙袋上、手靶上,“很爽”。

练拳时间长了,娜娜开始不满足于普通训练,对实战跃跃欲试。实战比普通训练更累,更是一场反复直面恐惧的心理博弈。

一开始,面对对手的拳头,娜娜本能地觉得害怕,还因为闭着眼睛出拳被教练吐槽。

一次实战,对手是一名男教练。男生天生拳重,娜娜虽然戴了护具,但当对方的拳头落在娜娜的眼角,她的眼泪立刻涌了出来。

借着这股疼劲,她哭得停不下来。“太伤自尊了,明明打靶打得挺好的,但打实战压根打不着别人,一点技术都没用出来,挺狼狈的。”

于是,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娜娜都拒绝实战,苦练技术,想做足准备后再次站上拳台。

和娜娜不同,同样是拳龄五年的茜小仙儿不太喜欢特别刺激、对抗性太强的运动,因此她并不热衷于实战。她只是觉得,拳击不像撸铁或者跑步那样单一、枯燥,它的动作花样很多,更容易坚持下来。

起初,茜小仙儿练习的是类似Bodycombat这样带有搏击元素的有氧运动。2017年起,她开始接触专业拳击,从拳击新手进阶成为能流畅完成组合拳连击的拳击爱好者。

“同事会问我每天不累吗?白天上班盯着电脑写代码,为什么下班还有体力去拳馆上课。”90分钟的拳课一般分为热身、打靶或沙袋训练、体能训练、拉伸放松几个环节。

茜小仙儿的眼神紧盯着教练的手靶,直拳、勾拳、摆拳、闪躲……拳击是一项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运动,不仅要想怎么出拳,还要观察、预判对手的动作,想着怎么防御、躲闪、反击。

同事眼中的茜小仙儿好像拥有无限精力:周一、周三上拳击课,周二、周四练习柔术,周末或是骑行、跑步、爬山,或是体验飞盘、陆地冲浪等新潮运动。

五年来,茜小仙儿每周坚持上2次拳课,体重秤上的数字一直很稳定,但身材、体型越来越好,体能也跟了上来。“学生时代一想到跑步我就很头疼,但是现在练拳以后,跑个5公里、10公里基本上没有问题。”

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发生以后,拳击、散打、柔术、马伽术等关键词搜索指数飙升,不少女生都在问:“学什么才能防身?”

曾获全国锦标赛冠军、全运会银牌的拳击运动员、剑豪拳击创始人刁剑豪认为,在系统训练的前提下,练习拳击至少要一年时间,形成肌肉记忆、条件反射,才能起到自我保护的作用。“现在来咨询的女性比男性还多,但真正坚持下来的不多。”

他强调,这仅限于和同龄的、体重差不多的、没有练过拳击的男生对打。从力量、身体条件方面看,男女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我会选择赶紧跑,最多是在本能地躲闪和反应这些方面是有益处的。”娜娜说。

茜小仙儿认为,学拳能让自己更自信,更知道怎么去保护自己,但并不意味着能去打架。“在拳馆里学拳击跟街头的情况完全不一样,靠拳击是打不过街头流氓的。”

街头斗殴,不讲武德,即使是经过长期格斗训练的男性,也未必能占上风。2002年,悉尼奥运会拳击项目的金牌得主伊布赖莫夫,在购物中心逛街时直面4名劫匪,不仅被抢走总价值近7000美元的手机、劳力士表等物品,还身负重伤。

“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故事多次上演。2015年,曾经获得WBC和WBA次重量级金腰带,成为自1988年霍利菲尔德后首位霸主拳王的奥尼尔·贝尔,在美国亚特兰大一个公交车站附近被抢劫并殴打致死。

“就算我是全国冠军,碰到十几个歹徒,要用刀砍我,我还是掉头就跑对不对?”刁剑豪说。

尽管未必能防身,但拳击的流行也折射出女性审美正在发生变化。“白幼瘦”不再是唯一审美取向,越来越多女性开始追求“酷”和“飒”的力量美。

刁剑豪2020年在海南开设了自己的拳馆。据他介绍,拳馆里有40%的学员是女性,大多集中在20~40岁。

而在一线城市,女性学员的比例要更高一些。茜小仙儿所在的北京一家拳馆里,女生能占60%。

天猫消费洞察显示,30+女性是拳击爱好者的主力人群,但60岁以上和20岁以下的00后是增速最快的群体,分别为160%和87%。

刁剑豪介绍,拳击是一种混氧运动,既能练体能,也能练肌肉耐力、爆发力,还可以锻炼协调性、灵活性。他观察,女性学拳击,一是为减脂塑形,二是觉得打拳很酷,三是想学一些防身技能。

天猫数据显示,2020年购买拳击手套的女性人数同比翻了1倍,攀岩、滑雪、滑翔伞、冲浪、蹦极等极限运动,女性消费者的增速同样显著。95后和00后女性成为“增肌”消费的主要力量。

刁剑豪表示,目前专业拳击客单价门槛还处于较高水平,除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拳击在其他地区的认知度还比较低。

以北京为例,和2000元左右的健身房年卡相比,拳击团课的年卡在1万元上下,私教课则要500元/节。

但在用户群体更广的健身房里,轻格斗、搏击操已经十分常见。根据《2019年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在用户最喜爱的团操课类型调研中,搏击类课程排在首位。

娜娜表示,拳击吸引她的地方就在于细腻的拳法,它塑造出来的身材线条是非常细腻的,给人感觉是很干练的风格。

起初为了追求纤细身材而学习拳击的娜娜,现在已经不在乎体重秤上的数字了。她已经一两年没有买过化妆品了,每天训练都是暴汗,她顺理成章地“和自己的素颜和解了”。

拳击也在改变着娜娜的性格。拳击运动员都很直接、真诚,大家都用拳头说话,“我看你不爽就是不爽”。

一次,娜娜在地铁上遇到“咸猪手”,她用手肘向后一顶,重重打在了对方的胸口上。“按我之前的性格,我会避而远之。我觉得自己勇敢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