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击运动惊险又刺激但它对大脑的伤害你知道多少?

拳击运动算是西方的一个舶来品,上世纪90年代,拳击运动刚进入中国时,大大小小的卫视,每逢周末都会转播各种有名、没名的拳击比赛,以至于很多80龄后的童年时光,都是在观看拳击比赛中度过的。时至今日,我们对拳击比赛的热情,仍不减当年,但对拳击运动带来的伤害,我们可能还尚不清楚。

作为拳击运动的诞生地欧美,早在20世纪初的时候,就开始逐渐有了系统的研究,研究人员通过对拳击运动员的回访,发现拳击运动员很多人在退役后,强壮的身体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晚年的安详健康,而是各种疾病缠身,尤其是大脑疾病,很多拳手的寿命都低于平均寿命水平。上世纪80年代,一场原本普通的拳击比赛引发无数人关注,很多人在质疑这项危险而又残酷的游戏,医学顶级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也对拳击运动带来的伤害进行了专题报道。

1982年11月18日,韩国拳击运动员金得九(Duk-koo Kim)挑战当时次轻量级拳王瑞曼奇尼(Ray Mancini),尽管金得九在亚太地区的拳坛上小有名气,但这里自拳击运动诞生以来,都不被拳坛主流人士看好。面对金得九的挑战,曼奇尼不得不迎战。

此前,曼奇尼对金得九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金在韩国拥有不错的战绩,但没有与拳台上重量级拳手较量过的经历。比赛当天,金得九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实力,被曼奇尼的重拳屡屡砸中脑袋,倒地不起,挑战失败,金得九被抬着离开了拳台。四天后,他因脑溢血而被宣布死亡。鉴于曼奇尼当时在拳台上的名气,该事件霎时间被媒体传遍了街头巷尾,越来越多的人质疑拳击运动。曼奇尼为此感到非常内疚,接下来的悲剧,可能更是让他意想不到,金得九的妈妈由于此事3个月后自杀,而此次比赛的现场裁判也自杀了。

这个事件成为拳坛数项改革的起点。拳击比赛的游戏规则发生了许多新变化,比赛最长时间从15个回合缩短至12个回合,拳击手的手套变得更重,从而更大程度上保护拳手,另外,增加了现场医学观察员,以随时监测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出现的身体不适情况。

接下来的两年,《美国医学会杂志》对拳击运动对大脑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了着重关注。

拳击是一项古老、血腥而又令无数人着迷的运动。拳击场上的运动员经常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不会轻易认输,直至其中一方被一记勾拳打中下巴或者重拳砸在脑袋上,倒地不起,比赛才得以中止。拳击手被视为力量、勇敢的化身。

拳击手使用的束带,从而尽量减少运动带来的伤害,图片来自Boddy, 2008

早在3000年前,伊拉克的苏美尔人就有这项运动的记载。古希腊时期,拳击变成了一种运动,广受欢迎。公元前688年,拳击被引入奥林匹克运动项目中,当时的运动员并没有像今天拳击手戴上厚实的皮手套,他们只是将长长的皮革带缠绕在手掌上,以保证搏击运动的乐趣的同时,最大程度上降低拳击对拳手带来的损伤。当时的比赛没有裁判,通常是在一方认输或不能进行后比赛才中止。拳手的体重也没有限制,所以通常体重重的拳手往往占据了优势。

古人对拳击运动的热情延续到了古罗马时代,只不过此时的拳击比赛是在古罗马的竞技场中进行,比赛变成一场血腥的权贵娱乐游戏。拳手为了胜利以及讨好前来观看的观众,往往会不择手段,在手上的皮条上镶嵌金属片,在击打对方时,造成对方更大的伤害,这种工具当时被称为“人体穿孔机”,由于比赛的残酷性,经常会有拳手被打死。

由于拳击比赛越来越残酷,后来人们只让奴隶或者经过训练的拳师来进行比赛,他们的生命被视为草芥,死伤看起来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比赛的精彩程度。

公元393年,由于拳击运动的残酷,这项运动不得不被中止,直至17世纪,英国对这项运动进行改革,从而使之焕发新生。

比赛的手套开始以保护拳击运动员而进行设计。比赛期间还会有现场裁判,从而加以监视拳击者有无犯规,或者是在一方认输时,不得不中止比赛。

因此,在拳击场中,拳击手的死亡率大大降低,这就是本文开头韩国拳手金得九1982年殒命拳台后,吸引大量人群关注的原因所在,但拳击给运动员带来间接伤害,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认知的。

在一场比赛中,拳击手在现场观众的呐喊中,肾上腺素飙升,往往让他们对疼痛感发出的信号反应迟钝,虽然这往往有利于比赛,并且可能是获胜的关键,但正如疼痛告诉你,身体此刻感到不舒服,应该中止比赛,而不是继续迎接挑战,所以一场比赛下来,他们的头部难以避免地遭受无数次重击。

很多运动员退役后,则会出现各种问题,慢性创伤脑部病变(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是拳击运动中很典型的一种大脑疾病。拳击给运动员带来的伤害,医生将其命名为“punch drunk syndrome”,从字面的意义上来看,患者类似“被打得晕头转向,以至于意识不清。”

1928年,Harrison Martland首次描述了拳击运动员的The Punch Drunk Syndrome,这种症状初期,是步伐不稳,以及轻微的精神紊乱,步履维艰,手臂颤抖,肌肉移动较为困难。病情加重后,就会出现帕金森综合征一样的症状。Martland认为这种症状,在一半以上的拳台老手身上会发生,言下之意,业余拳手,以及拳台涉世未深中,可能影响较小,这种症状与其拳击职业生涯长度以及打了多少回合密切有关。

为了研究拳击对运动员带来的影响,研究者还利用兔子和猫来做试验,通过模拟运动员在拳台上遭受击打的行为,研究者对兔子和猫的脑袋上反复击打,每隔5-20秒击打一次,数天之后,实验动物就出现弥漫性血管内凝血,浦肯野氏细胞减少以及小脑中神经胶质细胞减少。有时候大概只需要15次这样的反复击打,实验动物的循环系统就会出现问题,行走受到影响。

大脑创伤会导致记忆力和认知能力下降、与此同时还会导致抑郁、自杀行为增加、自控能力下降,易怒、以及帕金森和老年痴呆增加。在美国每年大约有160万-380万人因运动或娱乐导致外伤性脑损伤,它们也成为潜在的大脑受害者。

拳王阿里在42岁的时候,被诊断为患有帕金森综合征。尽管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拳击导致他患上帕金森综合征,但他的运动生涯给他晚年生活带来影响毋庸置疑。

曾有研究者对运动员和非运动员进行统计,发现运动员患帕金森综合征的比例,远高于普通患者。他们后职业生涯,也不容乐观。1929年至955年,英国大约有17%的拳击手出现长时间外伤脑病(CTE),大约有55%的拳击手发音困难、酗酒。

拳击运动没有性别之分,图为一位女拳手将对方打倒在地。图片来自Simplicissimus,绘制1923年

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在足球、美式橄榄球、冰球运动员身上,同样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他们的发病过程都比较类似,都是大脑长时间、反复受到外界撞击而引起的脑病。目前,在美国约有30万人会出现这种症状。

为何足球这种主要靠脚下功夫,也会给运动员的大脑造成伤害呢?在足球场上,运动员会经常用头迎接对方运动员大力抽射过来的足球,在高速运动下的足球,用头顶球,显然会让大脑受到损伤,无异于拳台上的一记重拳。2002年,曾率队夺取5次英格兰足总杯的足坛名将杰夫阿瑟尔(Jeff Astle),倒地死亡,享年59岁,他在晚年被确诊患上由慢性创伤脑部病变引起的阿尔茨海默综合征。上世纪60-70年代的时候,他在比赛场叱咤风云,以用头顶球而被人称道。

经过数千年的发展,拳击运动已融入西方文化的主流文化中,胜王败寇。在拳坛上,所向披靡的拳王被我们视为英雄被看待,他们过着明星般的奢华生活,被众人所崇拜,但拳击运动给大脑带来的伤害,他们或许知之甚少。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项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