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观澜:摔跤出局运动员咋办

在奥运会项目不断调整的前提下,摔跤不会是第一个被“踢”出奥运会的项目,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如果我国的竞技体育布局因奥运设项变化而变,则无法形成项目本身符合市场规律的良性发展,这也是造成棒球、垒球等被迫从奥运项目转为非奥项目之后处于尴尬境地的重要原因。如何保障这些项目运动员的利益,帮助他们完成转型或退役的蜕变,这是体育管理部门需要考虑的问题

日前,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经过多轮投票,决定将摔跤项目剔除出2020年夏季奥运会。虽然摔跤还有和棒垒球、空手道、轮滑、攀岩、壁球、滑水、武术等其他7个项目竞争一个临时奥运席位的机会,但能够重新挤进奥运会的希望非常渺茫。

摔跤项目“摔”出奥运会,不少业内人士开始对国内摔跤运动员目前的境况以及退役后的前景担忧。其实这种担忧不无道理,奥运奖牌几乎成为竞技体育的“指挥棒”,能否存在于奥运会大家庭,对运动项目的开展和公众关注度都有着不小的影响。2012年伦敦奥运会出局的棒球和垒球就是一个例子,这两个项目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很难再吸引公众的关注,而各地方队的主要任务也只剩下全运会。

如果摔跤项目在奥运会出局,一些地方摔跤队也许会面临被“砍”的危险,部分摔跤运动员或许要面临转型或退役的选择。生存环境的变化,肯定会影响摔跤运动员未来发展,运动员的前途也就不得不让人担忧。近年来,运动员退役后生活窘迫的新闻屡见不鲜:举重运动员邹春兰当搓澡工度日、田径运动员郭萍卖金牌治病、体操运动员张尚武卖艺乞讨……这些不断被媒体爆出的退役运动员生活窘境,加深了人们对摔跤运动员前景的忧虑。

在奥运会项目不断调整的前提下,若不幸在竞争临时奥运席位中再次失利,摔跤不会是第一个被“踢”出奥运会的项目,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如果我国的竞技体育布局因奥运设项变化而变,则无法形成项目本身符合市场规律的良性发展,这也是造成棒球、垒球等被迫从奥运项目转为非奥项目之后处于尴尬境地的重要原因。如何保障这些项目运动员的利益,帮助他们完成转型或退役的蜕变,这是体育管理部门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社会和运动员自身的共同努力。建立健全运动员特别是退役运动员的社会保障体系,提供教育、医疗和就业技能等多方面的保障,帮助他们更好地适应社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运动员自己也应该对未来有所规划,而不能光指望社会大包大揽。

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呼叫中心ENGLISH镜像:呼叫热线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1-20060139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